銀髮族糖尿病座談

-難道只能這樣吃嗎?
-服藥與測血糖的困難

 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,糖尿病又以第2型的患者居多,平均年齡為60歲。而這個族群的病人可能因為年齡層,心理因素與社會背景的差異,在診斷、治療上,特別在管理治療方面,可能會遭遇續許多的問題。高齡糖尿病人可區分為二類:一類是中年時期便發現糖尿病,持續治療至今已達高齡;另一類為60~70歲時才發現糖尿病。這兩個族群的治療方式是否要像年輕的族群一般地嚴格控制血糖,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。

 1997年美國糖尿病學會制定的診斷標準後,年輕、年長的病友有些差異,主要是因為高齡的糖尿病人的飯前血糖相當安定,但飯後血糖變動很大,因為老年人,對糖分的耐性較差的關係。且糖尿病合併症均在發病後5~10年才會發生,是否要因嚴格控制血糖,而影響到日常生活習慣?年輕與高齡的病友似乎要有不同,以飲食的問題為例,老年人肥胖者居多,且活動性較少,所以高齡病友所需的卡路里可能僅23~25卡路里/每公斤體重即可。運動方面:則以較溫和為宜,不適宜過於激烈、且要注意安全性及方便性,特別要預防低血糖的發生。用藥方面應採:「簡單」、「少量」、「藥量慢慢調整」為原則。根據美、英國大規模糖尿病研究發現,若能將糖尿病控制很好,血糖越靠近正常值時,合併症的發生率會減少三分之一~三分之二。但當血糖控制得越好,相對地發生低血糖的機會便增加3倍,低血糖的發生對高齡病友而言,是非常危險的。當年輕與年長同樣發生低血糖30分鐘,高齡病友便可能無法恢復。

  此外若要控制血糖接近正常值時,需要用藥時間、運動、飲食的相互配合,如此嚴格控制極可能會干擾高齡病友原已固定的生活習慣,如何在生活品質與血糖的控制間取得平衡點?糖尿病的控制是需要病友有意願、認知共同參予,對於高齡糖尿病人較不易更動的固定思想,是否亦應有另一套方式來支持他,應該也是值得我們重視的問題。

難道只能這樣吃嗎?
 在飲食控制方面,我的家人總認為只要把握少吃一點原則就對了。太太原先為我準備的早餐是二片土司,一杯牛奶,但在我強烈抗議下,現在多增添了一個白煮蛋。總覺得年紀大了,還限制那麼多實在很痛苦,我也經常聽到其他病友有相同的抱怨。一直盼望能否有像口糧袋般的產品,為高齡病友們設定好各餐不同菜單、不同卡路里,減少飲食上的困擾。
(A先生62歲 得病15年)

 每次參加宴會或到餐廳用餐後,血糖總會往上竄升,即使每回要到餐廳用餐前,便自動增加胰島素的用量單位,回來後再測血糖,還是偏高,造成自己對於在外用餐及參加聚會的困擾,現在的我,對於在外用餐則是採取較保守的方式,能不參加便不參加。
(B先生71歲 得病26年)

 病友其實不是什麼都不能吃,而是每一種都能吃,只是要如何吃的均衡,人生應該還是很美好的。家屬的嚴格限制飲食,有時反倒會導致病人在外任意進食,病人罹病的心理恐懼是需要家人的支持。
(C女士54歲 得病10年)

 在飲食方面基本上,病友什麼東西都可以吃,只是「量」的問題。但有些升糖反應特別明顯的食物,醫師或營養師們會較不建議病人食用。吃多或吃少了對身體健康都是不好的,吃的剛好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飲食的控制要如何施行?營養師通常會因病人個別的需求,設定病人所需的卡路里量,對於高齡病友也許困難些,所以不妨先從澱粉類主食著手,先固定澱粉類主食的量,一樣一樣慢慢記;先從比較常食用的類別做起,再慢慢逐步調整。所謂澱粉類指的是米飯、麵包、五榖……等,若你所需卡路里的量是一碗白米飯,你今天午餐吃半碗薏仁、就只能再吃半碗飯,不能將薏仁與白飯分開考量。應依身體狀況的需要,做全盤的考量,不宜一體適用。有些病友很樂意使用磅秤來幫忙自己的飲食控制,因為認為自己有糖尿病,飲食控制是相當重要的一環,但有些病友則會覺得很困擾,若家屬可以從旁協助的話,可能會較容易執行。對於新診斷的高齡病人,因他對於飲食量的控制原則還不清楚,所以不妨倒過來思考,將吃的東西記錄下來跟醫師、營養師討論,看看每餐的卡路里,是不是符合自己的需求,也是一個不錯的方式。

服藥與測血糖的困難
-我想做但很難做到?

 現在每次看病第一個月領藥,第二個月在看病前得抽飯前、飯後血糖。這些手續對我負荷很重,因為早上不吃飯,然後先抽血後,等半小時後再用早餐,早餐後再吃藥,吃藥後再等2小時,一上午就過去了。且現在每次回診驗血糖都要扎兩針,對高齡病友而言,尤其是貴夫人型的病友,皮膚都很細很白,血管很不好找,實在很痛苦,有否雷射的方法或其他的方式可以取代。
(A先生62歲 得病15年)

  在照顧我糖尿病的母親時,我總會以帶有些許誇張地告訴她,不吃藥的壞處有哪些或吃藥的效果會如何改善,對她多加安撫,給她心理的支持舒張,以增加高齡病友服藥的服從性。
(D先生65歲 得病12年)

 我使用胰島素已經6年了,總會擔心長期使用胰島素,是否會給自己的身體,帶來不利的副作用。
(B先生71歲 得病26年)

 檢驗血糖的程序與內容,是醫師用以評估病人控制血糖成果的方式。有人認為以飯前血糖做評估、有人認為以飯後血糖為主,但也有人建議以糖化血色素做評估,但最完整的方式還是三個數值都要參考,也可提供醫師對病人更多的了解。基本上,願意一個月測一次血糖的病人,在控制上絕對比三個月才驗一次的人好,因為有壓力的關係。是否能應用自行測量的數據,供醫師參考,那要看你做出來的數據,是否具有參考價值。若你的血糖控制不好的情況下,建議還是醫院抽血,這樣醫師會比較容易評估。另外,每半年可能還需要做血脂肪、三酸甘油脂等的檢查,所以有時當醫師要你做抽血檢查時,可能還包括了血糖以外的項目。

 血糖機的檢測結果會因操作上與個人技術取樣上有所差異,若差異真的很大而有所懷疑,可選擇在醫院抽血時,順道檢測校正血糖機是否準確。血糖測得愈多能讓醫師愈了解你的病情,但若有什麼未遵照醫師指示的情形,最好告知醫師,不要隱瞞,否則醫師可能會被誤導。有些病人,飯前、飯後的血糖都不錯,但是糖化血色素就是持續偏高,不管醫師怎麼問,病人都說有遵照指示,這樣的話會造成醫師判斷上的困難,要增加、減低藥量都不是。現在雖有使用感應的方式就能測血糖的機器,但有時誤差蠻大,所以現階段並不鼓勵推行這樣的產品。

  病友對於藥物的反彈,主要是因為病人害怕吃藥會造成肝臟、腎臟的損害。但有些老人家就是不吃藥,每次回門診時藥都剩一大堆。長期服藥的高齡病友,對服藥多少都會產生心理的反彈,其實要擔心是長時期高血糖會帶來血管、臟器的損害。為了不想增加藥物的用量,不妨可以與醫師、營養師坐下來好好地慢慢討論,且將自己吃的食物內容告知醫師、營養師,這樣也許能找出更好的調整方式。

  病人不願意服藥,不一定要以強迫或欺騙的方式讓病人服藥,因為光吃藥也不見得能解決他的問題。很多病人都有吃藥反彈的情形,所以儘應考慮病友服藥的方便性,依病人的作息,加以調整,儘可能讓病人能夠願意接受吃藥的方式,這樣可能會比較好。

  依美國及英國大規模糖尿病研究發現,只要將血糖降下來,對病友本身而言都是有好處的。現在的胰島素都是由人類基因工程合成的,長期施打胰島素,頂多產生一些抗體;所以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。


編者註:在此特別感謝詹錕鋙醫師、沈克超醫師、黃淑麗小姐、張坤來會長、陳敏生會長、以及出席「銀髮族糖尿病座談」的病友們。

 

【中華民國91年3月出刊 2002 Vol.1】

回上一頁